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上甘岭炮战有多残酷?战死步兵化为血肉泥浆

  提起上甘岭战役,大家一定对“范弗里特弹药量”这一名词印象深刻。一组广为传播的数据是,在43天的上甘岭战役期间,“联合国军”使用了空前猛烈的炮兵火力,向志愿军两个高地倾泻了190万发炮弹,使得“2个高地海拔被削低3米”。但是,并不广为人知的是,志愿军炮兵也在战役期间,同样也发射了破纪录的40万发炮弹,而两个高地的面积,总共才3.7平方公里。请想象一下如此狭小的地方被上百万发炮弹反复轰击的情景。对于双方步兵来说,进攻或防守高地无疑是地狱般的任务,其残酷足以载入史册。

上甘岭炮战有多残酷?战死步兵化为血肉泥浆

  美军炮兵正进行炮击

  在美军的战史中,上甘岭战役叫“摊牌行动”。起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通过联军标志性的阵地突击打掉志愿军位置靠前且战术价值较高的“598高地”和“狙击兵岭”阵地,以展示联军“我能够拿下任何我想拿的地方”之能力,从而来军事上和谈判桌上形成极限施压。

  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本人是美军中“大炮兵主义”的代表性人物,曾被批评为“最不吝啬炮弹的将军”,其理念是逢战必先用炮,用则用到极致,以不计成本地进行密集炮击,来对敌实施强力压制和毁灭性打击,歼灭敌有生力量。简单来说,就是能用炮弹来解决的问题,统统用炮弹解决。

  作为精心策划实施的“摊牌行动”,其计划动用上百门重炮以及数量不详的轻型火炮,为了达成火力突击的突然性,很多炮兵部队的调动都是在极其秘密的。

  经过了长时间准备之后,10月12日清晨,联军在上甘岭附近的10余个炮兵营突然开始火力突击。无数条明灭闪烁的弹道,将黑暗的天空切割的支离破碎,然后汇聚到两个狭小的高地上,形成一片壮丽而残酷的火海。志愿军阵地表面的工事,在这种狂风暴雨般的轰击下,几乎全部毁坏,剩下的人只能钻进坑道中躲避炮击。不过即便志愿军的坑道设计的坚固无比,人类的肉体和精神也难以承受如此长时间高饱和的炮击。据记载,守着坑道中的志愿军官兵很多人被震得满嘴是血,有的士兵甚至被活活震死。

上甘岭炮战有多残酷?战死步兵化为血肉泥浆

  炮击过后,美军步兵在被炮火犁过的高地上进攻

  实际上,最初守在上甘岭高地上的两个连队,只有很少人活到战役结束。我们无从得知他们在那次炮击中的真实体验和感受,但在其后面纵深阵地上却有人一辈子铭记住了这一情景:“仿佛两个熔岩翻滚的火山口。”

  通过望远镜望着这样情景的美军指挥官必然信心满满,他们坚信自己不必付出多少代价就能成功达成任务目标。据联军战史记载,“炮击过后,我军发起攻击。中国军队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拼命抵抗。”这种情景令向阵地冲击的联军指挥官感到不可思议。他很快把原定投入进攻的兵力提高了一倍,意图一举拿下高地。不过,尽管美第七师官兵表现非常勇敢,但还是在战斗中进入焦灼状态,无法把志愿军步兵赶下阵地。

  给美军步兵造成重大伤亡,除了坚守的步兵外,还有志愿军的炮兵。实际上,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之前,虽然没有准备判断清楚联军的主要进攻方向,但在阵地构设方面却做到了极致。坚固的坑道抗住了绝大部分火力轰击,而精心部署在反斜面阵地上的迫击炮也发挥了极大作用。据我军战史记载,联军发起进攻时,迫击炮射速达到了极致,十五军著名迫击炮手唐章洪3分钟就发射了53发迫击炮炮弹,把进攻的某阵地美军一个连炸的叫苦连天。而后其又转向进攻另一个高地的韩军连,以左手扶炮架进行简易射击,发射炮弹上百枚。虽然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本人也被震得满口是血。

上甘岭炮战有多残酷?战死步兵化为血肉泥浆

  志愿军迫击炮手唐洪章,笔者曾有幸见过这位老兵

  除了迫击炮发挥出色外,位于二线阵地的一个志愿军旧式75山炮营,也在极度劣势的情况下,与美军坦克拼起了“刺刀”。该营利用五圣山的预设坑道阵地,以山炮直射火力拦截敌步兵和坦克。虽然在美军的火炮压制下损失不小,但也极大支持了两个高地上志愿军步兵的反击。

  高地上的焦灼和双方兵力的增加,很快使得这一场原本营连级的战斗迅速升级为军规模的战役,双方炮战规模也急速扩大,火炮密度都达到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高水准。志愿军逐步投入了“喀秋莎”火箭炮营,一次齐射就把整片阵地打成火海,而联军炮兵则加入了更多的155毫米重炮,一发榴弹的杀伤半径接近半个足球场。

上甘岭炮战有多残酷?战死步兵化为血肉泥浆

  上甘岭战役中的志愿军炮兵阵地

  据记载,联军炮兵在两个高地周围设置了多个炮兵观察哨,一旦发现哪里风吹草动就迅速指挥发炮拦截,使得我方阵地后方一度不适宜生物生存。我军著名上甘岭“一个苹果”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种情况下,运输员很难穿过密集炮火拦截将补给送上阵地,往往上去一个运输排,最后只剩一两个人能进入坑道。不为人所知的是,个别靠近敌军阵地的坑道因为无法运送补给上去,甚至出现志愿军伤员和医护人员饿死渴死的事例,其惨烈程度令人潸然泪下。

  志愿军的炮兵虽然火力不如联军强,但在精准度却非常出色。联军步兵往往刚刚向我方坑道有所试探,就被我军精准的炮击所覆盖,炸得肢体横飞。而在我方步兵夜间反击时,火炮则极有效率地敲掉一个又一个联军工事,为步兵打通了道路。

  在战史记载中,双方炮兵都对对方炮兵阵地进行了凶狠的压制。由于弹药囤积也多,经常出现一发炮弹爆炸后引起阵地连锁爆炸的情景。炮战最激烈的时候,战场上密集飞行的榴弹炮弹甚至击中过一架俯冲投弹的美军战机,凌空爆炸。

上甘岭炮战有多残酷?战死步兵化为血肉泥浆

  战役后在阵地上随便抓起一把土,就有很多弹片

  在如此残酷的重炮反复轰击之下,双方步兵伤亡之大整场战争几乎无出其右。一个又一个步兵连被投入并迅速消逝这片喷发的火山口之上,以致后面上去的步兵挖战壕时,一掀下去铲开泥土,竟发现覆土下都是双方的尸体残骸、泥浆血肉。战史记载,战役后期曾有部队支援一个坑道,进入后却发现里面一个排的志愿军官兵连同几名韩军俘虏已经全部死亡。尸体均七窍流血、表情狰狞,极有可能就是被大口径重炮(或航弹)震死的。

  11月25日,43天的上甘岭战役以志愿军的胜利而结束。有五千余名志愿军烈士永远倒下在这两个阵地上,他们中很多人甚至找不到一块肋骨,但他们让世界认识了五个字:中国人在此——只要中国人决心守住的地方,任谁也别想夺走一寸土地!

上甘岭炮战有多残酷?战死步兵化为血肉泥浆

  中国人在此!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主角

专栏推荐/

中共党员。用事实说话,传递中国好声音。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